佔领立法会:唯一除下口罩的示威者接受传媒访问

佔领立法会:唯一除下口罩的示威者接受传媒访问

示威者7月1日晚佔领立法会,当晚在议事厅内、唯一拉低口罩发表宣言的示威者梁继平,接受《南华早报》访问。一度坚持留守的梁继平,对于当晚以真面目示人没有后悔,他解释自己不希望在所有行动之后,没有清晰地表达诉求,「不希望公众只记得破坏的行为,视我们是暴徒。」

25岁的梁继平是《香港民族论》编者之一,毕业于香港大学政治学与法学双学位,目前他于华盛顿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,本打算完成学业后回港任教。

梁继平称,现时未知今年9月后,是否会赴美继续学业,正考虑不同的选择;承认他与其他进入立法会的示威者,同样面临被控告的风险,「我们没有像父母辈的能力去移民,也没有30年的楼要供,年轻人没有什幺可以失去,唯一愿望只是想保住自己安全,看到另一天,希望能再次参与抗争。」

未知会否赴美继续学业正考虑不同选择

梁继平当晚传媒和其他示威者面前除下口罩,发言希望示威者留下。他透过Telegram接受《南早》访问,解释当时愈来愈多人因忧虑警方发动反攻而离开议事厅,于是把心一横站到枱上,然后除下口罩发言。梁当时称,「我们如果撤离了,我们就会明天变成TVB口中的暴徒,会影立法会里的颓垣败瓦,一片凌乱,指责我们是暴徒…愈多人留低,我们就愈安全。我们一起留下佔领议事厅吧,我们不能再输了。」

梁忆述,当日留守在立法会大楼附近约八小时,等待在立法会内发表宣言的时机。梁继平称,他除下口罩,是呼吁在外的群众声援在大楼内的示威者;决定真面目示人,读出示威者的多项诉求,是不希望在所有行动之后,没有清晰地表达诉求,「不希望公众只记得破坏的行为,视我们是暴徒。」

梁继平强调,儘管示威者损毁立法会大楼,没有伤害任何人及警员,例如示威者把议事厅的区徽涂黑,只喷黑「中华人民共和国」,显然为表达对「一国两制」不信任;涂鸦是为了纪念轻生示威者,和表达对议会制度不公的积愤,梁反问,相比有死者以他们生命进谏,「毁坏几块玻璃真的这样重要?」

问题根源无民主普选

他又认为,自雨伞运动以后,民选议员被取消资格,年青人感到绝望,冲击立法会绝非为暴力而暴力,政府必须反思。他认为,问题根源在于香港无民主普选,「我们要有民主,现在就要(Wewantdemocracy,now)。」

梁继平批评,政府对于民间诉求,如撤回修例,或像中华民国政府处理太阳花学运一样,不起诉被捕示威者,并成立独立调本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暴等等均未有回应。

相关文章